一觉能睡二十五小时

[方王]我的朋友叶修01

“瘦了好多。”

王杰希本来靠着枕头盯着电视发呆,听见床边闷声削着水果的方士谦突然来了这么一句,语气还挺低沉,充满了些微怀念的意味。他顿时心下戚戚然,想着叶修说的还是有几分靠谱,方士谦果然还是记挂着他云云,想着想着故作矜持实则狂喜的转头一看,那厢削完皮了的橙子正被方士谦举在手中瞧了又瞧,那人还满脸忿忿不平。

“我说怎么几个橙子这么贵,剥都剥不开,原来是皮厚。来,吃点儿。”

王杰希沉默着对比了一下旁边放着的澄黄澄黄大个儿到怪异的橙子和方士谦手上给削得光溜溜的那个,暗地里咬着牙把在舌尖打了好几个转的“也没瘦多少”生生顺着原路咽了回去。

自作多情。他在心里骂自己,忽地有些惆怅,一时之间又不知道...

[方王]A mild climate

*有了男朋友的冬天真是温暖啊,大眼儿

王杰希取下遮住了小半边脸的深色围巾,轻轻呼出一口气,热气在B市冰凉的寒风里很快凝成一道乳白色的屏障,紧接着消失的无影无踪。他加快脚步躲进尚未被冷气侵占的居民电梯,闭上眼试图放松一下刚刚在路上被堵的七荤八素的神经。

手机铃声颇有些不合时宜的响起,在电梯安静的封闭空间中来回撞击。王杰希从大衣口袋里掏出手机,屏幕上闪动着‘最爱的老公♡’五个字加上一个爱心符号。他额角一抽,面无表情的接了电话:“方士谦,晚上你洗碗。”

“你发现了?行啊,我洗一个月的碗,你别改哈。”那人的声音听起来好像压着更深的笑意,“回来了没?我看到外面下雪了,你要是堵在路上,我给你送...

[江周江]恰好

*每个人的生命里,都会在恰好的时间遇见恰好的人吧

01.
江波涛和周泽楷已经两天没有说过话了。

就算是江波涛来了轮回之后周泽楷仗着他神一般的心有灵犀越来越不爱说话,但一个字都不讲也太过异常。轮回的训练依然照常运行,气氛却不对劲的让人揪心。

“你说,队长不会和副队吵架了吧?”杜明用手肘捅捅吴启,压低声音,“虽然队长平时话就少,但连个嗯都没有也太诡异了。”

吴启也纳闷:“就队长那吐字频率,能吵的起来?”

杜明沉默了一下,挣扎着开口:“可是……”

原来大家都看得出来他们在冷战啊。

江波涛有点脱力的叹出一口气,抬眼往周泽楷的方向瞟了瞟。枪王大大今天也全力以赴的任真训练着,液晶屏幕投射出的光...

[方王]数星横晓8

寒冬结束的慌慌张张,不知不觉间冰雪尽消,伴随着暖春而来的除了各种小学组织的春游以外,还有全新的第六赛季。此时的联盟比初期要完善的太多,第四赛季时嘉世蝉联四冠的火苗被霸图生生掐灭在点燃的前一瞬,叶秋不败的神话粉碎的一干二净,电竞记者们疯了一般的大肆预言起联盟未来的发展前景,一时间关注荣耀的人也越来越多。

上一届的新科冠军微草更是风头正劲。王杰希越来越有个当家的的样子,技术、外形、话题性样样不落,连那双颇有些煞风景的大小眼都被算作了奇异的萌点。队员们正值当打之年,名声在外的治疗之神更是有目共睹,奶也奶的风骚。

方士谦除了跟着队里研究这赛季的走向预测之外,还背着王杰希偷着看了眼同人贴吧和论坛的发展,开小...

[方王]The cute

*莫默生快,迟到了这么久也总算是到了
*王不留行幼体化有
*BUG多如狗

01.
方士谦牢牢盯着王杰希牵着的孩子,声音颤抖:“……这是?”

怪不得他心慌意乱,小孩儿的脸和牵着他的某人实在长得像。

王杰希面露尴尬之色:“王不留行。”

末了还添上一句:“你儿子。”

小孩儿乖巧的喊他:“爹!”

02.
方士谦费了相当大的劲才稳住心神,他一手撑住桌子的边缘,好不容易才不至于滑倒:“王不留行?”

“王不留行。”王杰希点头。

“怎么回事?”

“……不知道。”

戴着大帽子的王不留行抬头冲精神世界已然崩塌的方士谦笑。

03.
“方士谦方士谦!这是什么?”

方士谦有点心累地跟过去:“牛奶味的布丁。想吃吗?”

王不留行的眼神亮亮的:“可以吗?”

王杰...

[江周江]雪兔的尾巴

雪兔的尾巴
*江周江,傻白甜
*梗借自文艺风象《芝士、芝士、烤蛋糕》
*百粉福利♡

周泽楷在春假结束回到战队后收到了一份来自粉丝的礼物。

其实要给他寄礼物也不是多么难的事,轮回的经理只要没有在包裹里扫描出什么异常的东西,通通都会让收件者们自行领取。周泽楷和孙翔靠着登峰造极的颜值为各大快递公司做出了杰出的贡献,粉丝家乡的土特产啊、特意收集后寄来的贺生明信片啦、甚至还有猫耳猫尾什么的。周泽楷这回收到的是只装着藕色、白色和莲粉色的小圆球的透明兔子玻璃罐,看上去可爱的不行。

是糖吧?他也收到过不少糖,浓郁的巧克力太妃夹心、小星球一样漂亮的金平糖、口味各异的水果糖,不过可惜的是他不擅长吃甜食,这些...

[方王]数星横晓7

那天的最后很平静,方士谦就算有叶修调戏韩文清的胆子也不敢真对王杰希做什么,乘以十他都不敢。他没法光明正大的吃王杰希的醋,没法在和王杰希并肩走过楼梯拐角的时候趁别人不注意拉过他亲吻。他喜欢的如此卑微,生怕做错了什么将他苦苦维持的平衡毁于一旦。他守得小心翼翼,不让别人知晓半分。

方士谦脚步虚浮的挪到包厢自带的阳台上吹风。寒风冷的刺骨,一瞬间他所有见不得光的发痴心思全被卷的一干二净,掺在风里再飘不进谁的眼,融不进谁的心。他摸了摸口袋点了根中华,心浮气躁的抽了一口,没掌握好力度,像个初中生一样差点被呛出眼泪。方士谦咳嗽了两下,用没夹烟的那只手整理了下被吹的快乱成鸡窝的头发,把烟从从对不上焦的眼睛旁...

[方王]日常

方士谦po了一张王杰希穿着围裙在厨房忙碌的背影到职业选手群里,瞬间炸出又闲又八卦的划水人员。

君莫笑「哟,大眼儿这十指不沾阳春水的也进了厨房,爱情的力量真伟大。」

夜雨声烦「什么什么?王杰希手艺好不好啊?分的清油盐酱醋吗?我跟你们说队长的手艺可好了!上次去他家吃饭我都不信是他做的,不过就我一个人吃到了,羡慕不?」

风城烟雨「爱情的力量真伟大。」

无浪「这架势看起来还挺专业,目测好吃。」

百花缭乱「现在会做饭很厉害吗?我也会啊。」

沐雨橙风「@再睡一夏」

夜雨声烦「@再睡一夏」

一枪穿云「@再睡一夏」

百花缭乱「你们干什么?为什么连周泽楷都来凑热闹?」

一...

[方王]数星横晓5

自从和春假里闲的要死来B市见世面长见识的叶秋谈过之后,方士谦把自己锁在房间里关了两日,美名其曰闭关。可这出关后的治疗之神却是样 样都不对劲,特别是回来后迎面看见王杰希的时候,脸上一阵青一阵白,看得出内心也必定是暗潮汹涌——就是不知道他一个人到底在汹涌些什么。

其实王杰希的气早就消了,本来就不是多么大不了的事,没过两天就淡下来了。只是隔了个春假,没机会和方士谦说上话,又总觉得主动打电话 过去脸拉的太低,斟酌着斟酌着一个春假就过去了,一句话都没说。现在又看见方士谦跟个被强行夺了贞洁的姑娘似的东躲西藏,更是一股气憋在心里堵的说不出来的火大。他本来就板着脸,这两天更是高冷的不行,把一众训练营的小孩...

[方王]数星横晓6

开春后气温逐渐回暖,桃花一朵一朵攀上枝头。再贪睡的蛇都活动起僵直的身体,更别说本就温热的活人。方士谦和王杰希之间看不见的坚冰好似一夜之间尽数化完了一般,两人又重新开始一块儿吃饭,还有说有笑的——当然,方士谦负责说,王杰希偶尔笑。

这样的转变虽然显得莫名其妙,但对整个微草来说却相当可喜,他们终于不用活在队长的冷脸和治疗的划水之中,一个个解放一样,喜悦之情溢于言表。其中最高兴的要数袁柏清,身为门派直系接班人、坐下亲传大弟子,这几天没少被方士谦时不时的长吁短叹摧残,年轻人被折磨的面容憔悴,局面恢复正常的时候恨不得大哭一场以示庆祝。一向和他们走得近的经理似乎也感受到了这么一种算不得微妙的变化,在周六...

1 / 2

© 编不出来 | Powered by LOFTER